搜索

“零口供”:赣州警方智擒分尸案嫌犯!

2018-9-11 20: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 评论: 0|原作者: 赣州新鲜事|来自: 赣州新鲜事

摘要: 李晓彬,出生在湖北省监利县分盐镇胭河村,相貌清秀可人。在她还未满18岁时,就南下深圳、东莞打工。在家乡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15年来的打拼,她不仅用自己的双手改善着自己的生存环境,也重新收获了爱情婚姻与家 ...

李晓彬,出生在湖北省监利县分盐镇胭河村,相貌清秀可人。在她还未满18岁时,就南下深圳、东莞打工。在家乡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15年来的打拼,她不仅用自己的双手改善着自己的生存环境,也重新收获了爱情婚姻与家庭,与一同姓的贵州男子相恋、同居,并生育了一个男孩。然而,正当这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的时候,她却毫无征兆地突然失踪了。

平时与姐姐关系亲密的李琳丽,从1月5日早晨开始,就再没有联系上姐姐。电话拨通了,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李晓彬的突然失联,让弟弟妹妹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在前一天,李晓彬筹划着回老家购买新房,并从弟弟处借了5万元钱。按照计划1月6日就要动身,她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了呢?

李幼永当即赶到大姐租住的地方寻找,却发现,李晓彬之前给爸爸和儿子购买的衣服、玩具等都在屋里放着,人却不在了。

很快,李琳丽、李幼永就收到了许多网友反馈过来的线索,其中最让他们意外的是,有人在网上曝料:1月4日晚上,看见了李晓彬与一名神秘的男子住进了惠州“大湖宾馆”,像是私奔了。

东莞市公安局横沥分局在接到报警后,寻迹追踪,发现李晓彬的失踪确实与袁克鹏有关。1月15日,办案民警与李幼永匆匆来到崇义县公安局,要求协助查找袁克鹏的下落。通过调查,发现袁克鹏此时因拒绝履行法院裁定偿还债务的义务,正被司法拘留,关押在崇义县看守所。

接警后,崇义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黄小波高度重视,当即安排刑侦大队与东莞警方密切协作,围绕失踪者李晓彬和袁克鹏的交往情况、活动轨迹展开调查,并发现了诸多疑点。

提起袁克鹏,崇义县公安局许多执法民警并不陌生。袁克鹏,1974年11月出生于崇义县杰坝乡长潭村,是一个当地有名的泼皮无赖。1996年12月,因抢劫被劳动教养一年。1999年8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还有,上世纪90年代辖区发生的数起大要案件,袁克鹏都有重大作案嫌疑,因其拒不交代犯罪事实,加之当年侦查手段落后,使其逃避了公安机关的打击。

办案民警深知,对于袁克鹏这样阴险狡诈、泼皮无赖的人,在没有取得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贸然接触,定然无果而返。警方遂决定先不打草惊蛇,从外围收集证据做起。

有进无出 宾馆难道有密道

循着线索,办案民警找到了李晓彬失踪前的最后一段影像。

出现在惠州市水口镇大湖宾馆的这段监控录像画面中,李晓彬身穿红色外衣,与手提白色塑料袋的袁克鹏并肩而行。可以看出,在进入宾馆时她还帮着袁克鹏拿行李,这似乎表明俩人关系亲密。难道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俩人私奔了?

自去年10月与妻子离异后,袁克鹏把儿子托付给县城的一名老师,便独自前往东莞打工了。对于他的个人情况,外人很少知晓。那么,他带着李晓彬究竟去了哪里呢?

李幼永告诉民警,大姐原本打算回老家购买房子,借他的5万元钱还是在他和袁克鹏的陪同下,于1月4日下午分两次在东莞市横沥镇田头农村商业银行办理的存款登记手续。此时,她身上少说也有18万元。

如果她与人私奔,应该会带走这笔钱。可是,民警查询发现,自从这笔钱入账后,李晓彬的账户就再也没有任何交易记录。

钱虽然没有被动用,但是在崇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卫东看来,巨款到账与李晓彬失踪这两件事绝非偶然。于是,他们再次对李晓彬的银行卡使用情况进行详细查证。这一次,他们有了发现。

1月5日下午15时47分,李晓彬的两张银行卡都在农商行大湖溪支行ATM机上被人查询过,但是没有取出钱,是因为输入密码出现错误而交易失败。从银行调阅监控录像,查询的这个人正是袁克鹏。

民警通过调查发现,1月4日21时许,袁克鹏、李晓彬乘坐粤ST45××轿车来到惠州市水口镇广场下车。下车后,袁克鹏打电话给曾经的同事马义召,谎称自己的车子被查扣,身上连交住宿费的钱都没有了。马义召让他们到自己家附近的大湖宾馆汇合。23时37分,袁克鹏、李晓彬在在大湖宾馆门口与马义召碰头,在由马义召支付了食宿费用后,袁克鹏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入住8709房间。

通过对大湖宾馆周边所有监控的查阅,办案民警发现,李晓彬在进入宾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袁克鹏则频繁出入。

22时28分,崇义县籍无运营证司机刘才洪应袁克鹏的要求,驾驶着赣B963××轿车来到宾馆。袁克鹏搭乘此车离开惠州。据刘才洪反映,袁克鹏在大湖宾馆上车时,拖着两个沉重的旅行箱。出于好心,他伸手要帮助袁克鹏搬运,却遭到了的拒绝。

行为怪异 行李箱藏着什么秘密

办案民警再次进入8709房进行仔细勘查,在位于卫生间的洗手盆下面极不显眼处,民警提取到3处可疑血迹,经送东莞市公安局刑科所检验,确定是李晓彬留下的血迹。

李卫东分析认为,李晓彬被杀害无疑,而犯罪嫌疑人就是袁克鹏。在正常情况,血迹不会出现在那样隐蔽处,应该是袁克鹏在卫生间肢解尸体过程中,溅射出去的微量血迹。由于洗手盆下面的陶瓷表面非常粗糙,血迹喷溅上去后很快被吸收。这是血迹能够保留下来的主要原因。

警方认为,袁克鹏回崇义时携带的两只旅行箱中所藏的极可能就是已经被分尸的李晓彬。这也正好解释了,袁克鹏害怕刘才洪触碰旅行箱的原因。

通过技术手段锁定,李晓彬失踪时身上携带的苹果5S手机正在崇义县横水镇朱坑口村胡益煌手上使用。胡益煌向民警坦诚,该手机是1月7日从袁克鹏手中以1000元的价格目买来。他还通过照片辨认证实,2014年12月,袁克鹏曾带着李晓彬来崇义游玩,并且在一起吃过饭。

然而,当民警来到看守所对袁克鹏进行讯问时,他声称不认识李晓彬,只认识一个叫李珍的人。让他辨认照片后,仍坚称自己与失踪的女人根本不认识。

无论是在银行卡查询的录像、李晓彬手机贱卖,还是胡益煌的证言、酒店门口的监控,都证明袁克鹏与李晓彬相识,而且关系并不一般。在办案民警看来,袁克鹏之所以矢口否认这一切,可能是他已经将李晓彬的尸体神秘处理掉了。

七包尸块 拼接出惊人真相

经查,1月6日,袁克鹏租了一辆车,从阳岭商务宾馆,将两只旅行箱搬上车后,开车从省道“赣丰线”前往上犹县营前方向。18时27分,袁克鹏驾车到达营前镇车站附近,只停留了27分钟就返回。经GPS定位系统测试数据显示,在途经上犹县梅水乡烂泥坑附近时,车辆滞留约3分钟时间。之后,又去了营前镇再次往返,反复在路上几个来回后,于20时30分上高速公路返回了崇义。

车辆停留的地方都是偏僻的山路旁,附近不是荒草丛生,就是陡峭山崖。民警推测,袁克鹏所停留之处,应该是他抛尸的地点。

2月2日,鉴于案情涉及到跨省、市、县,崇义县公安局将该案前期侦查情况向赣州市公安局汇报。当天下午,赣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谢江组织刑科所和崇义、上犹两县公安局刑侦、技术人员等50多人聚集在袁克鹏驾车停车处搜寻,果然,在附近一山坡的杂草丛中找到一包内层用白色塑料布、中间用保鲜膜、外层用红色塑料布紧紧包裹的女性腹股躯干。

经DNA检验,这块躯干就是失踪者李晓彬的。同时,在送检测的包裹躯干部尸块的外层包装袋上检出一男性DNA分型,支持源于袁克鹏的可能为99.9999%。

根据前期侦查获取的证据,袁克鹏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晚,赣州市公安局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并指定由崇义县公安局负责侦办。鉴于案情重大,崇义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工作机制,成立了由副局长李卫东为组长,刑侦大队为主要力量的专案组,分成现场勘验、调查走访、视频侦查、寻找尸块、审讯等5个小组,分赴惠州、东莞和监利、崇义三省五县市全力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面对办案民警的审讯,与之前预料的一样,袁克鹏只要谈及与案件相关的内容,他要么矢口否认,要么闭口不语。民警自始至终都严格依法审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是在大量的事实面前,袁克鹏还是顽固地坚持过去惯用的“零口供”伎俩,妄图逃避打击。既不承认认识李晓彬,也不承认从惠州带回两只旅行箱的事。

针对袁克鹏拒不供述其犯罪事实的情况,赣州市、崇义县两级公安机关领导组织案情分析会,要求办案民警要充分运用现代刑事科学技术和传统侦查手段,将此案作为“零口供”案件来侦查,全面搜集证据,用扎实的证据链将犯罪嫌疑人送上法庭。

紧接着,专案组组织百余名民警在长约80公里,纵深150米袁克鹏可能抛弃尸块的范围内展开大搜索,并于2月4日、6日又陆续找到6包李晓彬的尸块。经过DNA鉴定,均系失踪者李晓彬的。

参与侦破此案的民警,或多或少都经历过一些血腥案发现场,但是他们当看到被肢解的李晓彬尸体时,都震惊了,他们无法想像,凶手何以如此凶残。

致命邂逅 “土豪”包装下的犯罪

经过崇义县公安局的缜密侦查,这起扑朔迷离的少妇失踪案终于真相大白,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袁克鹏最终被送上了法庭。

本案从李晓彬在广东东莞失踪、惠州被害、江西上犹抛尸、崇义销赃,整个案件跨三省五县市,行程1200多公里。完整的证据链需要采集的证据数量多,几乎涵盖了刑事诉讼证据的所有类型。侦查过程中,侦办机关在证据的收集、固定、提取、移送、辨认、鉴定等各个环节,始终按照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取证程序和方法规范操作,还通过GPS定位系统与视频监控系统、门禁电子锁数据与电讯信息系统、银行卡数据与监控摄像及银行卡密码等技术作出了证据唯一性的结论,确保了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那么,袁克鹏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如此残忍的命案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呢?

崇义县杰坝乡长潭村鹤仔丘组西头一栋显眼的土坯房,就是袁克鹏的家。在村民们的印象中,袁克鹏从小的名声就不好,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有偷盗的恶习。一开始,对于袁克鹏小偷小摸的行为,他的父母并没有过多的管教。等到袁克鹏十四五岁发生抢夺时,母亲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对儿子采取不给饭吃,甚至是严重的棍棒式惩罚。然而,这种方式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却是让袁克鹏更加叛逆。村民都记得,在一次与母亲争执中,气急绝望的母亲当即从床底下拿出一瓶农药大口大口咽下欲自尽。袁克鹏目睹母亲的此举,既不阻拦,也不送医抢救。还是邻里及时将母亲送往医院……由此可见,这个时候的袁克鹏生性异常冷酷无情。

1999年8月,袁克鹏因为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04年8月,袁克鹏刑满释放后,南下广东深圳、惠州打工,在宾馆酒店厨房谋得个砧板职位,维持生计。

袁克鹏身高1.66米,其相貌娇好,反应机敏,油嘴滑舌,总是把自己包装成腰缠万贯的成功人士,加上其出手阔绰,特别容易讨女人的欢心。在深圳某酒店,袁克鹏衷情于貌美如花的广东梅州姑娘黄晓湘,他便请吃陪玩,馈赠衣帽服装、化妆品、耳环项链……一番死缠烂打,将黄晓湘芳心捕获,生下一子。婚后,其好吃懒做嗜赌的恶习很快令黄晓湘生厌。到后来,袁克鹏不仅将妻子身上的钱骗光,竟然还把骗术运用到了岳父身上,这段维持了8年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

2013年夏天,袁克鹏也是施展了其惯用的骗术,将崇义县某金融部门职员何欣玲女士骗入怀中,并从何欣玲手中“借”得18万元,购了一辆起亚K5轿车后,便带着何欣玲到广东深圳、惠州一路吃喝玩乐……后因何欣玲丈夫知晓后一路追到惠州。被逼无奈,何欣玲一纸诉状将袁克鹏告到法院,要求其归还之前“借”的18万元,法院支持了何欣玲的诉求,责令他分期归还。这次返回崇义,袁克鹏在维修交通事故损坏的车辆时,被何欣玲纠缠还债,遂发生斗殴,被带到横水派出所。第二天,袁克鹏因拒不履行法律文书所规定的义务,被崇义县法院执行司法拘留,关押进县看守所。

2014年11月,在东莞市一家沐足店袁克鹏与服务员李晓彬相识。在闲聊中,他得知了李晓彬有回老家买房的打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直为18万元债务而烦恼不堪的袁克鹏有了一个罪恶的抢劫计划。

开始,袁克鹏在李晓彬面前吹嘘自己是管理着多家酒店厨房的老板,并带着李晓彬四处游山玩水,施展各种伎俩,促成了他与李晓彬的感情“融合”。袁克鹏还许诺李晓彬,她在老家购买房子时,他会出一半的钱。甜言蜜语的滋润,使得李晓彬渐渐放松了警惕,

为了凑齐在老家购房的18万元首付款,案发前李晓彬向弟弟借了5万元。而当目睹这笔钱存入李晓彬的银行卡之后,袁克鹏便以自己在惠州市有一套房子为名把李晓彬骗到了惠州,并一起入住了大湖宾馆。

经法医对李晓彬尸体检验的结论是,李晓彬是窒息而死。袁克鹏是把李晓彬掐死后,再分的尸。

办案民警认为,正是在这家宾馆的8709房间里,袁克鹏抢劫了李晓彬,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得到李晓彬银行卡取款的正确密码。

然而,法网恢恢,袁克鹏虽然拒不认罪,但此案经过一审、二审、再审,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核准了对袁克鹏的死刑判决,并在崇义县被执行了死刑。

(因此案涉及个人隐私,文中除办案民警、罪犯袁克鹏外,其余均为化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 2011-2015 赣州新秀网www.gan07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5010313号-3      赣公网安备:3607330200012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