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猜你喜欢

“我才不要给你生孩子,你这个无耻的男人!”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23 17: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727|回复: 0

第一章 卫生间里的男人

  随着嘤咛一声轻哼,豪华的大圆床上,司马燕揉着自己的脑袋,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间以粉红为主色调的房间,除了自己身上的大圆水床,房间粉色的墙壁上,挂着各类男女相拥相吻的暴露画像,而房间里,还挂着各类的‘装备’,什么皮鞭,铁链之类的,等等,最惹人眼的,是房屋正中央所放置着的一张大椅,椅子靠背上写着‘欢乐椅’三个大字。  情-趣-房!  司马燕脑海里边冒出了这三个字眼,腾地一下,就坐了起来。但脑袋里边传来一阵痛楚,她又痛苦地哼了一声,宿醉的后果,让她又倒回到了床上去。  一阵水流声响起,侧过头来,看到卫生间的毛玻璃门上,模糊地映着一个健壮的身影。看着散落一地的衣服里边,夹杂着的男人衣服,司马燕脑袋又是嗡地一声乱响。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身体的状况,再加上那卫生间里边的男人,让她明白,昨天晚上,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  昨夜的记忆,慢慢浮上心头,为了庆祝自己的生日,一群死党加上部门的同事疯狂地喝着。到后来只剩下自己几个死党的时候,她们叫嚷着要找小鲜肉,难道,自己就这样子,糊里糊涂地开了房间,并且,还叫来了服务?  拍了拍脑袋,司马燕翻身下床,迅速穿好自己的衣服,翻开钱包,将剩下的五百块都拿了出来,拿起桌上的便笺,迅速写下了一行字——  服务态度太差,五百元足够你的价值,永不相见!  做完这一切,司马燕自欺欺人地笑了笑——完美!再次望了一眼毛玻璃上那道身影,轻轻摇了摇头。  算了,姐第一次的疯狂,就这样子吧,这样的疯,在自己人生当中就不应该有的,自己不觉是父母跟前的乖乖女,还是公司里的女强人!  司马燕离开了房间,当房门关上的刹那间,欧阳云飞一丝不挂地踏入到了卧房,水滴沿着发丝滑落,滴落在了他健壮的古铜色皮肤上。  他的身材极其完美,比起那些在健身房里边锻炼出来的肌肉男来,却又多了一份天然的野性,以及,匀称的比例所带来的极端享受美感。  他正在擦着自己身上的水,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那一叠钱,以及那一张纸,翻看着纸条,他唇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房门上传来极轻的敲门声,只有两下,似乎是生怕打扰了屋中的人。  “进来!”  一名黑西服男子走了进来,板寸的头型加上那没有丝毫更让面孔,再加上那几乎快要将黑西服撑破的肌肉,告诉着别人他就是一只猛兽!  他的手中提着一个女人,一个穿着极少,虽然浑身颤抖,却也一身娇媚的女人。  “飞少,昨天晚上的酒里边有药。她是受人指使的,收钱办事。”  “收钱办事,是守了职业道德,也许她不知道我欧阳云飞的名字,你告诉她就是。另外,你去查一查,这些字迹的主人是谁。”  欧阳云飞将纸条递给了黑西服,唇角处的冷笑更加浓了。昨天晚上只是一场商业应酬,商量一场收购活动,哪里料到对方居然在自己的酒里边下了药,还说包好了房间,有人侍候。为了不落入陷阱,进了隔壁的房间,打算叫人给自己送解药来,哪里料到一进来就被一个醉得一塌糊涂的女人给搂住。  女人投怀送抱的结果,当然就是天雷勾动了地火,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女人不错,算是上品,但居然将自己当成了上门服务的小子,那就太不应该了。看来,是应该找到这一个女人,好好地聊聊了!  回过头来,欧阳云飞朝着被窝里边望了望。  被窝里边还有着余温,有着几根长发,还有就是床单是那朵“梅花印”。  欧阳云飞堪称身经百战的“花丛常客”,他当然分得清楚这些究竟是什么造成的,唇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有趣的女人,我期待着与你再一次的相见!”  “阿嚏……”  司马燕打了个喷嚏,望了望公司大楼前正川流不息进入楼里边上班的同事,她不由得低下头,将衣领拉了拉,加快了步伐,往楼里边走去。  脖子上有着好几个“草莓”,要不掩着让人看到了,被公司戏称“冰山石女”的司马燕,恐怕就会人设瞬间崩塌,更不知会被人怎么议论了。  司马燕一路遮遮掩掩,往自己的工位走去,可还没有走到工位,就被经理朱有财给拦下了。  “燕子啊,你总算是来了,快快,请请……”  朱有财热情之极地招呼着司马燕,拉着她就往自己的办公室奔去。  司马燕并没有受宠若惊,而是感到无比惊惶,朱有财是公司老板,私底下被员工们称之为“猪头三”,不仅好财,更好色,据说公司很多女员工要么是被他占过便宜,甚至是被他欺负过。  “经理,有什么事吧?”站到了朱有财的办公桌前,司马燕深吸了口气息,双手却已然是将自己的包紧紧抓住,心里边更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朱有财有什么过分之举,她就将包砸到他的脑袋上,让他明白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是任由羞辱的!  戒备地盯着朱有财,司马燕认准了他的大鼻子,第一下砸到那里,就一定会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了!  “别急,燕子别急!”朱有财陪着笑脸,一边拿出他私人喝的茶叶,一边泡着,更是一边打量着司马燕。  “啧啧,真漂亮,难怪,难怪了……”  朱有财一边点头,一边说话,一双眼睛里边冒着绿光,司马燕心中更加不安,将手中的包抓得更加紧了。  “发黑而柔长,柳眉,凤目,皓鼻,贝齿,臂长腰细,丰臀而腿匀,好啊,保准好生养,并且多半是男孩!飞少,难怪你会看上她!”  “女人,我们很快就会会再次见面的。”  一间屋子里,欧阳云飞盯着显示屏上司马燕的模样,轻抚着自己戴着的蓝钻戒指,轻声自语。

第二章 她成了外卖

  当司马燕赶月豪酒店的时候,心里边依然还是在不断地埋怨着“猪头三”。  明明就只是因为上个礼拜业务部门的经理离职了,所有业务都由“猪头三”与自己这类小组长直接对接,交代任务而已。  可这老小子非但用那色迷迷的眼神打量自己,还又是煮茶又是倒咖啡的,害得自己生怕这些喝的里边有什么东西,一口都不敢喝,到了这会儿,还真有些饥渴难耐了。  昨天晚上“消耗”太多,今天粒米滴水未进,不饥渴才怪了。  只不过司马燕并没有想得到,自己都看不上眼的一单,居然会被“猪头三”看中,还说只要做好这一单,自己就马上升任业务部经理了。  对方约好在这月豪酒店见面,并且当司马燕刚刚走进酒店,马上就有专人上门来给她引路,司马燕这才相信,对方也同样看重这一单。  可是,当司马燕被人带进8188那间房间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慌了。  这是昨天晚上的那间情趣房,业务谈到这里,想要紧张也不成,当她问带路的人,对方告诉她吕经理一会儿就到。  吕经理是一个女人,但司马燕也同样无比纠结,要是她有那方面的爱好,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屋子里边吃的喝的不少,司马燕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顾好自己肚子再说,昨天晚上的荒唐,让她这会儿可是疲累交加。  吃喝完毕,乏意涌来,她只想大睡,还在考虑要不要给那吕经理打个电话的时候,浴室里边居然响起了一阵水流声。  浴室里雾气弥漫,隐隐地,她看到了一具强壮的男性躯体在那雾气当中若隐若现,脸红红地,心砰砰地,她想要退开。  可是,也许是饱暖思那啥的原因吧,这会儿司马燕发现自己挪不开腿,并且发自身心深处,有着一种痒痒的异样在滋生,并且迅速弥漫全身,直冲脑际。  “看够了吗?”  浴室的毛玻璃门突然拉开,男人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具躯体也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了司马燕的眼前。  “啊……”  一声惊呼,司马燕刚来得及转身,一只大手伸出,一把就由身后将她给搂住,在她的拳打脚踢,指挠牙咬间,她还是被拉进了浴室。  水流下来,淋在身上,衣衫尽湿,件件被扔出了浴室。  “不要……”  “放开我……”  “救命……”  “啊……”  反抗,挣扎,可是片刻之后,身酥腿软的司马燕被男人松开,她却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摔倒。  惊呼声中,又是一声“我来帮你”,男人双手搂住司马腰的腰际,稍加用力,一个翻转,在司马燕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的身子已经撞了上来。  痛并快乐着,这是此时眼神迷离的司马燕心里边所升腾起来的感觉。  由浴室到卧床是十二步距离,由卧床到沙发是四十步的距离,由沙发到阳台又是三十二步的距离。  这一路司马燕似乎是在坐着过山车,一次一次地,冲向一个个的顶峰!  当司马燕醒来的时候,一声惊呼,吓得赶紧就坐起,双手扯住被子,将自己给紧紧捂住。  房间里边没有男人,但却有四个身着仆服的女子,正瞪大眼睛盯着她。  “太太,您要马上起床吗?”  见到司马燕睁开眼睛,四个女子马上恭恭敬敬地身子一鞠,说话间也带着极其的恭敬。  “你们出去……我要起床……”  司马燕羞红了脸,紧紧扯住被角,虽然不是男人,但这会儿她悄悄瞧了瞧自己的身子,可是光光的啊!  “好的,太太。”  女仆们答应着,却同时出手,将被子给掀开,在司马燕的惊呼声中,将她扶了起来,四个人连扶带搀地弄进了浴室,不必需要她动手,她就被扔进了泡着玫瑰花瓣的浴缸里边,然后由四个女仆洗了起来。  “你们……放开我……”  这样的服侍虽然相当舒服,但是,总是令人羞涩,还有不安。  “太太,请您一定要配合我们,要不然先生会惩罚我们的……”  “等一下,你们叫我什么?先生又是谁?”  “您是先生的妻子,当然就是我们的太太了,请您一定体恤一下我们,要不然,先生会……”  女仆们说着话,其中一人轻咳了一声,其他的人赶紧四下观望,同时闭上了嘴。  司马燕被这四人强迫着洗了个干干净净,连穿上睡衣,都是被四人给服侍着的。  回到房间,已经有两名女医生在等待着她,依然还是不由分说,就给她一番检查,然后她看到两人在一份检查报告上不断地划着钩。  司马燕带着满脑子的疑问,面对着四名身强力壮但又总是哀求着她的女仆,不论是用强还是示弱,似乎都暂时离不了这里。  自己的衣服已经没了, 被人穿上的是更合身更舒服的服装,手机也不在了,女仆给了她一个最亲款的手机。  这一切,司马燕都忍了,想着离开这里再说。  可接下来,当她被四名女仆强架着上了一辆凯迪拉克房车的时候,终于还是挣扎并且呼救起来。  “太太,这是回家啊,您别这样好不好?要不然……要不然先生一定会罚我们跪,不许我们吃饭,并且还要让人鞭打我们的……”  女仆们再次哀求,四个人泪流满面。  司马燕一愣一愣地,下一刻就被塞进了车子,车门砰地一声关上,车子绝尘而去。  “我不是你们的太太,这也不是去我家的路啊……”  司马燕痛苦地望着车窗外的街景,沮丧而绝望。  “太太,您好!”  一声柔柔的呼唤响起,一只白嫩的手拿着一张纸递了过来。  司马燕最先看到的就是页末自己的签名,她抓过来仔细一看,这是一份合约,上边写着司马燕自愿嫁予欧阳云飞为妻,并且要为其生下孩子,待孩子生下之后,两人可协商解除夫妻关系,欧阳云飞会赔偿司马燕一大笔的钱财。  当然,在这其间,司马燕必须一切听从欧阳云飞的安排,不得有丝毫逾矩的事情发生。

第三章 我们来造人

  “我什么时候签过这鬼东西啊?这不是我签的!”  “白纸黑字,夫人,现代社会,诚信重要哟!”  “你又是谁?这是要去哪里?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啊?”  司马燕很惊惶,欧阳云飞,月城传说当中的“神仙人物”,他脑袋上的头衔极多,什么月城四大公子之首哟,月城最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哟,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头衔”,还是他“地狱飞少”的“雅号”。  慌乱之极的她连声嚷嚷,前方转过一张精致的面孔,娇声软语。  “我是阿齐,是飞少的管家,也是他的生活助理,对了,人家可是纯爷们呢!”  精致的阿齐说着话,下意识扭了扭自己的身子,司马燕想笑,可她清楚地明白,现在并不是笑的时候。  “这位,阿齐先生,我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放我下车,好不好?我今天还要上班呢!”  “夫人客气了,请叫我阿齐就是了,夫人怎么可以去上班呢?那家公司已经被飞少买下来了,所以你不必去上班了,从今天起,你就安心听阿齐的安排,专心为飞少造人就是了!”  “造人?”  “对啊,飞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儿子,所以夫人,你一定要加油,可别辜负飞少的厚爱哟!”  阿齐说着话,白嫩嫩的右手伸出,握紧成拳,朝着司马燕挥了挥,做了个加油的姿势。  司马燕愣住了,片刻之后,她一边伸手拉车门,一边大声叫嚷,“来人啦,救命啊,我遇见神经病啦……”  阿齐唇角翘起,露出“迷人”的微笑来,纤纤手指伸出,按下了一颗按钮,被防弹强化过后的车子变得坚不可摧,根本就不是司马燕那双小手儿可以砸得开的。  车子驶到了一幢豪宅前停下,前有车场和泳池,后有高尔夫球场和猪场,司马燕在书上影视上见到的豪宅,这次是活生生地出现在了眼前。  阿齐除了娘炮和话多之外,对于司马燕还是相当的“体贴”,带她到了二楼,这里有主卧有书房,客房和专门的下人房,甚至还有一间很大的会议室,里边有私人影院,和健身设施。  当司马燕借口要上洗手间,掏出那部手机来拨打报警电话,可是,她发现居然打不出去,想要拨打家人朋友的号码,结果也是一样。  检查了一番手机,发现里边只存了一个号码,司马燕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这号码拨打了出去。  号码拨打出去了,但一直无人接听,就在司马燕想要放弃的时候,电话被接通了,一声“喂”传来,声音低沉,带着磁性。  “喂,先生你好,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病急乱投医,司马燕在这瞬间,似乎是忘记了这手机是别人给的。  “可以。”  “是这样的,我被一个叫着欧阳云飞的男人……”  司马燕将自己的遭遇讲述了一遍,被欧阳云飞强行签了个莫名的协议,然后带到了这里,被软禁了起来。  “先生,你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吧……”  “好的,我一定帮你。”  “谢谢你先生,你真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欧阳云飞……”  电话就此被挂断,司马燕握住手机,欲哭无泪,苍天啊,大地啊,自己怎么这么愚蠢啊!  这一天,司马燕都是过得胆战心惊的,阿齐和家中所有的下人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让司马燕感到最不舒服的是,这一天,又被两名女医生给检查了好几次,甚至有一次是在主卧脱了个光光,仔细检查。  这是羞辱,是屈辱!  可是,我也很无奈,我也没有办法啊,谁叫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啊?  司马燕感觉到自己到了这里之后,并不是成了什么“夫人”,而是成了一个笼中鸟,并且是被人实验用的。  什么时间检查,什么时间喝牛奶,什么时间吃维生素片,什么时候要活动一下,什么时间要洗个澡……  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着极其严格的安排,以秒数为误差,这一切,都是由着阿齐来安排,带着那四名强壮的女仆,定时催促着司马燕去执行着这一切。  晚饭时间,司马燕终于见到了欧阳云飞,当她看到这正主的时候,这才发现,在月豪酒店两次遇到的男人就是他。  看着那个剑眉龙目,挺鼻方口,满满英武正气的欧阳云飞,司马燕心中不断腹诽,长了一副好皮相,怎么做这样的事情啊?  欧阳云飞吃饭的时候也是腰身挺直,大长手握着餐具,雷厉风行,司马燕只感觉到眼前那风卷残云般吃着食物的男子,根本就不是传说当中的欧阳云飞。  这样的男人,有着那样的地位,不是应该慢条斯理,吃食也是绅士之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活着就是享受人生的吗?  “你吃饱了吗?”  也就在司马燕这么一愣神的时候,欧阳云飞已经放下了餐具,她听到声音,一种条件反射,赶紧点了点头。  欧阳云飞起身推椅,熊腰一弯,虎臂一探,司马燕的惊呼声中,就已然被她搂起了。  “快点,我们的时间不多!”  欧阳云飞的话,让司马燕更加不解,但下一时刻,她就知道了。  主卧的大门被他踢开,再用脚踢得关上,当她被扔到大床上的时候,她总算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一声不要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口,他已然扒光自己的衣衫,就扑了上来。  当司马燕瘫软在床,脑袋晕沉沉只想睡觉的时候,欧阳云飞却下了床,走进浴室,淋起了身来。  司马燕满腹委屈,她挣扎了许久,总算是坐起身来,就想要揭被下床。  “为了更加方便受孕,你应该静卧!”  欧阳云飞的声音响起,司马燕惊呼一声,只见人影一闪,欧阳云飞就已经到了床边,一只手伸出,抓住司马燕的双腿,一只枕头就塞到了她的腿下,将她的双腿位置给垫高了。  “我才不要给你生孩子,你这个霸道的恶魔,你这个无耻的暴君!”  司马燕怒了,口中愤然喝骂,再次想要起身。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帖子

Copyright © 2011-2015 赣州新秀网www.gan07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5010313号-3      赣公网安备:360733020001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