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猜你喜欢

终于有一天,他明白了,这个女人才是他心口的朱砂痣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23 17: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738|回复: 0

第1章:你注定只是唐家买回让我发泄的妓

“哥哥,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做梦!”唐泽宸如天工雕刻般俊美的脸上闪过讥讽的笑意,身下的动作更加狂肆。对上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他心中一阵厌恶,猛的翻转她的身完,火热自身后狠狠的顶了进去。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张伪善的脸,明明生了一副蛇蝎心肠,却整天装作柔弱无辜的样子,恶心死了!“哥哥,今天是你的新婚夜,你不能……唔……”力道陡然加重,疼的黎沫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在她的体内毫无怜惜的横冲直撞,每一下,都好像硬生生的撞击在她的心头,让她痛不欲生!重重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唐泽宸另一只温热的大掌在她的胸前狠狠地揉捏着,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揉进骨子里!“黎沫,别装了,这不就是你喜欢的吗?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下贱的女人?”男人刻薄的话语如淬了毒的匕首,一刀刀戳刺着她早已满目疮痍的心脏。“我没有……”黎沫涣散的意识本能的开始否认,得到的却是更粗暴的对待。他将她逼到床的角落里,摆弄成最屈辱的姿势,“你没有?你敢说三年前你没有爬上我的床?你敢说你没有逼得柔儿嫁给唐泽尧?你敢说柔儿的死跟你没有关系!!”白芷柔,那个让他捧在掌心,宠在心尖儿上的骄傲女子,即使是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依旧对他许下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而他,也相信他们可以白头偕老。可是,三年前,黎沫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给他下药,令白芷柔撞破了他们翻云覆雨时的画面。从此,一切都变了。白芷柔一气之下,接受了他心狠手辣的的堂哥,唐泽尧的求婚。最终,两人都死在了那辆疾速飞驰的林肯车上。幸存下来的司机说,黎沫是当时最后一个去过车库的人。那时候的他,只是一个失去继承权的失败者,还没有能力保护心爱的女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受尽折磨,年纪轻轻就凄惨死去。想到柔儿躺在那大片的血泊之中,,苍白的面容没有丝毫血色,唐泽宸漆黑的的眸子瞬间染血,恨不能将黎沫捏碎,“黎沫,你真该死!”可是,就算黎沫死了,柔儿也回不来了,他要让她生不如死,为自己的恶毒行为赎罪!黎沫动了动唇,想要解释,干涩的眼角竟流出了一滴泪。她以为,她的泪早已流干,可是,唐泽宸是谁啊,这个洛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她最爱的哥哥,永远都知道该怎么才能伤她到极致。就好像他此刻情动时温柔的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柔儿,我的柔儿……”可是,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一切呢?三年前那夜,明明是白芷柔下的药。白芷柔的确爱唐泽宸,但她更爱金钱和权势。与唐家一个失去继承权的落寞男人来讲,她更愿意选择不爱她的唐泽尧。然而,她太贪心了,既想嫁给唐泽尧,又想做唐泽宸心中永远的白月光、朱砂痣。于是,便有了三年前的那一出。白芷柔捉奸在床,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离开唐泽宸,让他永远愧疚怜惜。这些话,这些恨与痛,黎沫没有说出口。他不爱她,也不信她。曾经撕心裂肺千万遍的解释,早已榨干了她的心。苦涩的泪,顺着唇角蜿蜒入口,她闭上眼睛,再忍忍吧。唐老夫人已经提出要让她去和齐家联姻了,齐少珩,善良的少珩哥哥会帮她,还有她腹中的孩子,摆脱这人间炼狱。唐泽宸暴虐地扣住她的双颊,迫使她睁开眼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齐少珩救不了你,没人能救你,你注定只是唐家买回让我发泄的妓。”他抽出身体,愤怒离去。一想到小时候她对齐少珩的依赖,他就暴躁的想杀人!黎沫心里存留的最后一丝温度也一点点冷却了下来,血液混着扎人的碎冰在全身流动。痛,好痛!刺目的鲜红在她身下迅速蔓延,疼的她全身都快痉挛了,虚弱的声音缥缈在房间中,“哥哥,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

第2章:你不过是个肮脏的女人

唐泽宸没有来。黎沫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还在痛,心却已经麻木。她知道,孩子没了。很好。他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也杀死了她那颗孤独可笑的心。这颗心,在她七岁,第一次见到唐泽宸那年,就埋下了一粒名为爱情的种子,十三年来,不可控制的生根发芽。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因为那一声“哥哥”叫出口,再浓烈的爱意,都只能卑微的尘封在心底,小心翼翼,不能见光。然而,这份错误的开始,最终竟要用她的亲生骨肉作为代价来结束……翌日。黎沫醒来时就躺在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医院病房里,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终是没有来。倒是他的新婚妻子,白芷柔的妹妹白芷晴,妆容精致的出现在这里。她微昂的下巴,像是一个倨傲的胜利者,“黎沫,听说你流产了。真是可惜,那孩子还没成形,就被当做一团烂泥拿了出来,你还没有机会看一眼你的可怜孩子吧。”“白芷晴,这里不欢迎你!”黎沫厌恶极了,白家姐妹从来都是诡计多端。“白芷晴?”白芷晴眉头轻挑,语气高高在上,“你现在,应该叫我一声唐太太,或者……大嫂。”“唐太太,请你出去。”黎沫别过头,不再看她。白芷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走到床头,倒了满满一杯滚烫的热水。“黎沫,我今天来,是劝你离唐泽宸远一点。”她声音温柔,却无比恶毒,“你这种下贱的女人,就算脱光衣服爬上了男人的床,也只配当一个妓女。”“要不是你,我姐姐也不会负气嫁给唐泽尧,最终落得惨死的下场,黎沫,你欠我姐姐的命,我会帮忙讨回来。”黎沫猛然转过头,声音冰冷,“白芷晴,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唐泽宸的床上,你们姐妹难道不应该比谁都清楚。”“黎沫,你这话什么意思!”白芷晴声音陡然抬高,眸光阴寒。“别装了,反正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三年前的药,是你和白芷柔下的,不是吗?”闻言,白芷晴动作一愣,嘴角渐渐出现得意的笑,“对,你说的没错,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是我和我姐姐一起亲自将你搬到同样被下药的唐泽宸的床上的。”“但是,谁会相信你呢?唐泽宸愿意把你当做恬不知耻的荡妇,怨不得我们。”“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流产吗?是因为我在你的饭里加了容易堕胎的药啊!”“你不过是个肮脏的女人,就像你那死去的孩子一样,是个肮脏的野种!”啪!“啊!”黎沫尖叫着将一巴掌狠狠甩在白芷晴的脸上,“白芷晴,你才肮脏,你和你姐姐才是最肮脏的人,你姐姐已经得到了报应,你也不会好过的!”白芷晴手中的玻璃杯突然以奇怪的角度倾斜,热水尽数洒在了黎沫的胸前,玻璃杯被重重的摔碎在地上,她却一改刚才盛气凌人的模样,可怜兮兮道:“小沫,我好心来看你,你打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侮辱我姐姐?”黎沫还未反应过来,只看到唐泽宸快步冲进来,近乎凶残的上前,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报应?”唐泽宸身上,燃烧着熊熊怒火,冰冷的声音,带着噬骨的寒意,“真有报应的话,那你为什么还活着,嗯?”失去孩子的痛让黎沫彻底爆发,全身的血液都在疯狂的叫嚣着她的愤怒,“白芷晴就是该死,一切都是报应!”如果不是白家姐妹背地里的陷害,如果不是她们想方设法的挑拨离间,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一步?唐泽宸又怎么会如此对她,直到害死了她还未出世的孩子?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她吃力的发出微弱的声音,“哥哥,你怎么能和别人一起……杀了……我们的孩子……”

第3章:长大后,只剩下了疼

我们的孩子?唐泽宸看着黎沫向来清澈的眸里,此刻有什么正在喷薄而出,是失望,是怨恨!她在怨他害死了他们的孩子?是啊,那明明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这一刻,唐泽宸掌心中的力气似乎正被一点点的抽走,他蓦地松开了手。见状,白芷晴立即迎过去,巧妙的露出被碎玻璃割破的左手,以及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泽宸,你别怪小沫,我没想到她这么讨厌我姐姐,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再提起可怜的姐姐了……”听到白芷晴的话,唐泽宸心底一丝难以察觉的心疼错愕瞬间消失殆尽,他抓起白芷晴受伤的左手,眸光愈加寒冷,“她弄的?”白芷晴眼里闪着莹莹的泪光,看上去真诚又可怜,“小沫她不是故意的……”黎沫真是受够了白芷晴这副恶心的样子,只可惜,她太痛了,痛的连呕吐的力气都没了。一点点凋零的身体,还能禁得住多少次折腾?唐泽宸动作粗暴的将她从病床上拖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玻璃碎片深深陷进了肉里。白芷晴作势要去扶起她,眸里的得意却怎么也掩不住。“晴儿,我答应了你姐姐会好好照顾你,就不会让你白白被人欺负!”唐泽宸压下眸中翻涌的怒气,沉声道:“黎沫,下午我会派人接你出院。”“哥,沫姐姐不能出院!”唐棠刚进来就听到唐泽宸的话,唐泽宸是她堂哥,但她只是唐家不受宠的人生的的女儿,所以和许多兄弟姐妹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小时候,黎沫是唯一一个愿意和她玩,对她好的人。“沫姐姐刚刚流产,身体又不好,不住院休养会落下病根的。”“祸害留千年,她死不了。”唐泽宸冷峻的面容写满了无情。唐棠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和唐泽宸身体里流淌着同一个家族的血,却无论如何都撼动不了男人的铁石心肠。一遍遍的哀求,在看到黎沫宽大的蓝色条纹病服后浸透出来的大片血渍时,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再也忍不住从眸里大滴大滴的砸了下来。她善良美好的沫姐姐,为什么要遭受这样残忍的折磨?“小棠,别哭。”黎沫轻弱的声音,似乎被风一吹就散,却带着不送抗拒的坚决,“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沫姐姐的话,也别再求他。”唐泽宸凛冽如刀的视线,一点点的从黎沫病态绝美的脸上扫过,呵,这个时候学会骄傲了,学会要那早已被她丢掉的自尊了吗?明明连那么下贱的事都做了,这个时候却不愿意向他求饶了,他本想着,如果她肯向他开口的话,也许,会放过她这一次。可是,她没有。她甚至没有再看他一眼。黎沫以为,心死了,便再也不会痛了,可当冰凉的镊子在她身上寻找着玻璃碎片时,当唐棠咸涩的泪水打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时,她还是痛了,痛彻心扉!不管是白芷柔还是白芷晴,唐泽宸从来都不会怀疑,可他却不愿给她一分一毫的信任。曾经,他们也有过一段美好快乐的时光啊,她视为珍宝的记忆,难道,就这样被他全部忘记了吗?许是欢乐早已被小时候透支,长大后,只剩下了疼。

第4章:唐泽宸不会放过她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黎沫已经趴在唐家大宅的卧室里,唐棠一直守在她身边,见她醒来,肿胀的眼睛再次落下了泪。“沫姐姐,你终于醒了,哥哥他太狠心了,你走吧,离开这里,去哪都行,不然你迟早要死在这里的。”“小棠,我也想离开。”黎沫的脑袋无力的偏了过去,眸里的光芒一点一点暗淡,“可是,我走不了。”唐泽宸不会放过她的。除非,她死。“沫姐姐……”唐棠带着哭腔的声音独自飘在这偌大的房中,就像是一个精巧奢华的牢笼,囚着黎沫不堪的灵魂。我愿日日焚香燃蜡,只求神明保佑沫姐姐早日得到解脱。未经历生活真正苦痛的唐棠只能用这种方式在心中祷告着。一月后。唐老夫人六十大寿。黎沫身上的伤痕已渐渐结痂脱落,新长出来的肌肤嫩生生的,带着淡淡的粉,几乎看不出曾经留下的痕迹,反倒像是清晨的花骨朵儿,引人采撷。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具身体早已破败。日渐宽大的裙子显得她更加娇小,看起来是如此的易折易碎。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段时间,唐泽宸并没有来找她。宴会大厅千盏琉璃灯摇曳旋转,巨大的寿字立在最显眼处,来客都是洛城有头有脸的权贵,无一处不彰显着唐家的作为一个豪门大族的地位。老夫人满目慈爱的看着自始至终没将手分开过的唐泽宸和白芷晴。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满堂欢笑,黎沫的眸子里仿佛扎满了破碎的冰块。她就像是一个幸福的偷窥者,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寻了间隙,她独自来到后院,这里是难得的一方清净处,月光皎洁,又何必过于神伤。“美女~你在这儿干嘛呢?”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极其轻浮的声音。白峰醉醺醺的朝她扑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猥琐笑意。黎沫使劲甩开黏在她身上的那只恶心的手,倒退怒斥:“滚开!”白峰手上还残留着刚刚那光滑如玉的肌肤触感,一时间血液上涌,更加急不可耐。“别啊美女~让哥哥带你飞~”不堪入耳的淫秽之声,浪荡极了。黎沫拼命后退,想要朝宴会大厅里走去,却一下被扑倒在地,白峰恶心的嘴脸压过来,她嫌恶的别过头,他却更加的肆无忌惮。白芷晴今晚特意留意黎沫的动静,就是为了让他好好玩玩这个不可多得的尤物。还是亲妹妹懂他,知道他这个洛城第一花花公子喜欢什么。以前有唐泽宸护着,他没那个胆子,但现在芷晴可是名正言顺的唐太太了,还怕了个养女不成。“放开我!”黎沫大声呼叫,不住地挣扎着,白峰却一拳狠狠打在她的肚子上,痛的她顿时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无力的看着他解下裤带拉链,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你们在干什么?”震惊愤怒的声音,让黎沫绝望的心升起一丝微弱的希望,但很快就再次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老夫人和一行人出现在灯光昏暗的后院,但众人眼中的轻视与凉薄却如正午的烈日那般刺眼,灼烧的她无地自容。“唐夫人,是她,是她故意勾引我的。”白峰慌忙从黎沫身上爬起来,连裤子上的拉链都没来的及拉好,配上黎沫仅仅盖住大腿根部的白裙,女人雪白的肌肤大片暴露在月光下,画面一时间香艳至极。黎沫狼狈起身,惊慌解释:“不是我……”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