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猜你喜欢

军中尖刀卖命夜间会所,只因战友托孤娇妻,凭铁拳惩恶罚罪…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23 17: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927|回复: 0

夜幕低垂,仿佛将闷热的暑气赶出九霄云外。

东昌市,这个华夏新开放的港口城市,此刻已万家灯火,好像要和穹苍上所缀满的繁星互相辉映。

群英夜总会,是东昌市南街区很有名的一家夜总会,里面声音震耳欲聋,重金属音乐和里面喧嚣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清凉的美女们装束几乎精简以展示自己那曼妙的身材,无数的眼神在美女的身上疯狂的扫荡,美女们一边享受着这种无形的侵犯,一边摆动身体,引得阵阵唏嘘以满足自己对美丽的虚荣。

夜总会门口,一个平头男子,身高约有一米七八,年纪约有23岁左右,面色刚毅,一身很普通的帆布服,身边停着一手二手电动车,此刻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张招聘简历,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最后还是走了进去。

穿过嘈杂不堪,如同群魔乱舞的一楼大厅,洛天扫视了一下,然后走接就往二楼而去。

“站住,找谁?”洛天刚抬脚,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一个身穿西装约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一脸警惕的望着洛天。

“兄弟别紧张,那!”洛天咧嘴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简历:“我是来应聘的……”

“紧张?嗤!你还不配!”西装男子鼻子里轻哼了一下,毫不掩饰对洛天的鄙视,他可是这保安经理,功夫不弱,退役的军人,不知道打跑了多少闹事的家伙,看着洛天那其貌不扬,甚至有些削瘦的身材,不由的撇撇嘴。

“呵呵,是啊,兄弟好功夫,一看就是练家子”洛天淡淡的一笑,眼中的寒光一闪而失,一股凌厉,彪悍的气息轻微的散发出来,惊的这个保安经理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差点一屁股坐在楼梯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直觉,他突然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就像一头封在剑鞘里的利剑一般,一旦出鞘,必将血流成流,尸骨遍野。

“兄弟,我可以上去吧”洛天再一次笑眯眯的问道,然后扬了扬手中的应聘简历。

“啊!好好,我带你去”保安经理回过神来,不由的擦了一把冷汗,忙不失迭的说道。

“谢了!”洛天点头。

“容姐,有人应聘!”西装男子把洛天带到二楼,敲开一间办公室的门,恭敬的说着,同时双手把简历放在了被称为容姐的办公桌上。

“知道了,你出去吧”叫容姐的女人声音清冷,头都没有抬,正在写着什么东西,只是挥了挥手。

“是!”那个保安经理恭敬的一点头,后退一步,这才转身小心的走了出去,同时轻轻的关上了门。

这个容姐并没有马上看简历,甚至招呼都不招呼洛天一下,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房间里很静。

洛天站在那里,也没有说话,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却是以黑色调为主,显得更加的庄重严肃,给人一种不敢造次的感觉,说实话一个女人的办公室布置成这样,倒是很少见。

最后洛天把目光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心里一动,其实他不是没有见过漂亮女人,不过像眼前这种绝色还真是不多。

淡淡的眼影,波浪披肩,鹅蛋形的美艳俏脸上白璧无瑕,两弯新月柳眉之下那双杏眼妩媚而性感。鼻子细细高高的,一件高开衩旗袍下雪白的大腿。

洛天没来由的心里的砰砰直跳,呆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目光瞅向这个女人的大腿,口水都差点没有流出来。

这还是其次,更主要的是这个女人有种让洛天心折的气场,似乎不像是夜总会的大姐,倒像是某个集团的总裁,雅而不俗,妖而不治,洛天微微收起了自己浮夸的心思。

“你叫洛天?”

叫容姐的女人终于拿起了那份简历,扫了一眼,随意的问道,声音动听,温柔中透着一股威严,仿佛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在询问她的臣民一般。

“是!”洛天微笑着答道。

容姐有些好奇的抬头望了一眼洛天,眼中的疑惑一闪而失,往常来应聘的人员,不管男女,只要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面对自己都有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这小子倒是表现的云淡风轻,颇让容姐有些意外。

这个男人既然不同于那些缩头缩尾的应聘者,更不同于来这里消遣的公子纨绔哥儿,那种淡淡忧郁的气质,挺拔的身材,举手投足坦然中透着强大的自信,给她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反正就是很男人那种。

“容姐,我的资料有什么问题吗?”洛天笑着问道,态度很端正……

“啊?哦”容姐一下子回过神来,心里有点暗恼,不由脸微微一红,怎么刚才会走神,面对这小子的眼神,自己突然一下子变得有点像初中小女生一样,有点坐立不安,似乎他才是老板,本小姐倒是打工妹一样,真可气!凭自己的能力不要说管理一个小小的夜总会,就是一个大集团,她也自认为游刃有余。

容姐不由的轻轻了玉嗓,坐直了身体,轻咳了一下,这才正色说道:“你的资料我看过了,身世还算清白,模样还算周正,愿意的话,现在就去换衣服上班吧,月工资一个月三千五,当然如果有客人给小费也是你的,我们不要提成!”

很干脆,丝毫不脱泥带水,洛天不由的暗暗点头。

被录取了,洛天似乎很兴奋,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样,双手往桌子一按头,低头瞅了一眼女人胸前,添了添嘴唇。

“啪嗒!”容姐手里不停转动的圆珠笔一下子掉在桌子上,本来她的心里就有点莫名的心慌,洛天一做这个动作,顿时把她吓了一跳,“这个混蛋不会……”

“呃,容姐啊,我想问一句,如果万一我被这里的哪个姐姐看上,要包养我,那你说我是算出台?还是算服务生啊,具体的提成怎么算?”

听到洛天的话,容姐差点笑了出来:“这里的姐姐会看上你?真是好笑。”

身体微微前倾,双手置于桌面,凝视了洛天半天,似乎要看出洛天心里的龌龊,直到洛天示弱,微微低头,这才满意的说道:“我欣赏的是有能力的人才,不是只会买弄嘴皮子的废物,还有,在这里少说话,多做事,管好自己的眼睛和裤腰带,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起的,明白?”

“嗯,明白!”洛天直起身来,讪讪的一笑,最后一丝浮夸也收了起来,此女还真有种指点江山,手握大权的味道。

洛天直起身来,后退了一步,容姐顿时感觉压力消失,轻松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明白就出去吧,自有人带你领服装!”

“搞定!”洛天打了一个响指,冲容姐潇洒的挥了挥手,似乎不带走一片云彩,走了出去。

容姐终于平静了下来,刚才和这个男人一番对答,让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自己看起来很强势,心里确实有点紧张不安,简直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只不过这种压抑却并不让她反感,心砰砰直跳。

容姐玉手轻轻的抚了抚胸,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起来,不经意的一扭头,发现门口处伸出来一个脑袋。

“咳,咳,咳……”容姐一下子被呛着了,不由的有些恼怒,竟然还是那个叫洛天的家伙:“你干嘛?怎么还不出去?”

“嘿,容姐,不好意思啊,忘记拿钥匙了”洛天伸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把钥匙,那是他电动车的钥匙。

“拿走,快点出去!”容姐抓起钥匙就扔了过去,然后拿起纸巾轻轻的擦拭着胸前一小片水渍,门外响起洛天的哈哈大笑声,心里更是气恼,这个家伙和他第一次见面,怎么总是这么失态!气死了。

低头再次审阅这个家伙的简历,“哼,简直异想天开,高中毕业,打工五年,其貌不扬,甚至还有点猥琐,一个落魄穷小子,有人看上你?如果不是最近服务生急缺,也不会雇佣你了”容姐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冷哼道。

洛天应聘的是家夜总会,叫“群英”夜总会,是一个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大型娱乐场所,在东昌市,算不上巨头,但是也排得上号,不过在南街区却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南街区有头有头的官二代,富二代多的是,大多来这里玩耍,因为上档次,妞也够靓。

这个容姐就是这里的负责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鸡头,听说此女也是在这种不夜场混过的,只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据说,现在早已金盆洗手不干了。

洛天算是正式上班了,换上了一身服务生的装扮,看起来倒也一副人模狗样,比起穿那一套廉价的衬衣破仔裤强多了。

只不过服务生毕竟是服务生,在这种夜总会算是最底层的存在,里面的姐姐,来这里潇洒的客人,动不动就训斥是常有的事。

没办法,只是一个服务生,有谁放在眼里?那是一个被重视度为零的存在。

只不过洛天不在乎,脸上时常挂着邪邪的微笑,还没事瞅着这里的几个头牌姐姐,一副猪哥样,时不时的打趣几句,盯着人家的屁股猛看,看起来又吊丝,又猥琐,说句不好听的有点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味道。

光怪陆离的走廊里,响着沉闷的音乐,洛天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个包厢的门口,这是他负责的包厢,对面还有一个,由于服务生太少,所以洛天一个人负责两个包厢。

里面的客人和那些姐姐们调笑,唱歌,喝酒,尽享温柔乡,而自己在外面伺候着,这就是做人的差别,不过洛天不在意,靠在墙上,叼着烟,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如果仔细的看,就会发现洛天的眼神中还有一股沧桑难懂的情愫在里面。

包厢里,男女调笑的声音传来,女的笑的很职业,男人更是猥琐,洛天透过门上的一小块磨沙玻璃,隐约的可以看到里面男女抱成了一团,滚在了沙发上。

“咳”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轻咳声,洛天急忙转过身来,收起有些邪邪的笑意,恭敬的说了句:“容姐……”

来人正是容姐。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影响客人,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房间的客人来头很大,我都不敢得罪,好好伺候着,知道吗?”容姐冷艳含霜瞪着洛天道。

“是,容姐今天穿的衣服很性感,就是开叉太低了,嘿”洛天直接无视了容姐的怒火,毫不掩饰的盯着容姐那暗红的高开叉旗袍猛看。

容姐轻轻的皱了皱,脸上平淡如水,看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走了两步,回过头看向洛天:“你真的是打工的?”

“是啊,在工地和泥的,呵呵”洛天嘴一咧,双手插兜,笑眯眯的道,一副欠抽的样子。

“好好工作吧,注意你的形象”容姐知道问不出什么来,扭头离开了,带走了一阵香风。

“容姐慢走啊,您慢走啊”洛天在后面热情的招呼着,不过人家已经走远了。

看着容姐远去的背影,洛天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这就是自己的兄弟临死前要保护的女人么?想起自己的兄弟临死前的嘱托,当时洛天义不容辞的答应下来,多好的女人,却是沦落到这种地步,虽然已经洗手不干了,可是那过去……

想到这里,洛天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想到自己的兄弟用命把自己换了回来,洛天心里痛楚无比,洛天发誓,不管这个女人怎么样,自己也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不然的话对不起兄弟的在天之灵。

不错,洛天来应聘服务员是假,保护这个容姐是真!

洛天正沉浸在回忆里,这时身后的包厢内,传出女人轻微的哭泣声还有弱弱的求饶声,洛天微微一怔,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门开了,那个女孩哭泣着冲了出来,披头散发,衣衬不整,满脸的泪痕,身上外露洁白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翻滚调笑的么?怎么一转眼就成怨妇了?而且似乎被虐了一样”洛天心里疑惑,不过女孩已经躲在他的身后,把他当成了保护神,眼中充满乞求,望着从包间里出来的一个人模狗样的公子哥,身体都在发抖。

“这位先生,有话好说,这是怎么回事?”洛天虽然对这个妞没有好感,甚至进入房间前还鄙视自己,不过也难怪,谁让自己只是一个服务生呢,要知道在这里,这些“姐姐”是看你的腰包鼓不鼓,不是看你帅不帅,虽然洛天自认也长的不差,不过也没有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让这些“姐姐”倒贴,还是不可能的。

这位公子哥,就是容姐特意关照的不能得罪的客人,人模狗样,头发后背锃亮,一身价格不菲的范西哲随意的披在肩上,敞着怀,脸上挂着猥琐的笑,直接无视了洛天,伸手就要拉这个女孩,同时嘴里嘿嘿笑道:“嘿,装什么,还怕不给你钱?只要你让本少爷玩个痛快,随便你开价……”

财大气粗,典型的富二代,一副不把钱当回事的模样。

“南少,对不起,请放过我吧,我不是那种女孩子的!”女孩惊恐的躲在洛天的身后,死也不出来。

她可不喜欢那种被虐的爱好。

“咳,南少对吧,本夜总会有规定,是不能强迫女孩子的,而且即使愿意,那种事还要出去做,这里只是陪酒唱歌的地方,容姐定的规定!”

洛天不动声色的挡回了这个南少的手,微笑着解释道。

“放屁,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开,一个小小的服务生也敢管本少的事,妈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容姐?少拿容姐吓唬我!”

这个南少遭到洛天的阻拦,顿时恼羞成怒,一把推向洛天,洛天动也不动,自己倒是后退一步,更是让他怒火冲天。

“小子,你叫什么名子?老子废了你!”南少像是一条疯狗一样疯狂的冲洛天叫嚣,声音很大,很快的吸引了不少的看客。

“小弟叫洛天”洛天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拳头紧紧的握起,然后又慢慢的松开了,心平气和的说道。

“洛你妈!找死!”南少说着,轮着拳头就对着洛天的面门砸去。

“住手!”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一身暗红色旗袍的容姐,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走了过来,风姿卓著,身体的曲线让男人能喷血。

轻轻的安慰了一下那个女孩,容姐抬起头看了洛天一眼,然后这才望向南少,美目中闪过一丝怒色:“南少,群英夜总会有规定,一切凭女孩自愿,希望你不要强人所难,还请看在‘三哥’的面子上,回去吧,您今天喝多了。”

容姐口里的“三哥”叫黄三,南街区地下的老大,道上都给面子,见了面恭敬的叫一声三哥,还有叫三爷的,这个群英夜总会其实是黄三的,容姐也算是给他打工而已。

听到“三哥”的名,这个南少脸上的狂傲微微收敛了一些,不过扫视了一圈,看到众人都望着自己,如果这么灰溜溜的走掉,太没有面子,况且这个黄三,他还真的没怎么放在眼里。

南少眼里闪过不屑:“不要拿什么三哥来吓嘘我,即使是他也要给我爸面子,你这个骚货平时应该没少爬三哥的床吧,要不他能把这么大的夜总会交给你看管?哈哈哈……”

南少笑的肆无忌惮,容姐脸色很不好看,这是一个修养极好的女人,不过听到南少这种赤果果侮辱的话,也让她下不来台,美眸中出现尴尬愠怒的神色。

除了容姐,还有一个人更怒,那就是洛天,此刻拳头握握咯咯直响,脸色也变得阴冷下来。

只不过这个南少仍然不知死活的哈哈大笑着,接着就是啪的往光滑的地板上吐了一口痰,“容姐是吧,好,今天看在三哥的面子,也给你一个面子,把这口痰吃下去,我马上就走,再也不找你的麻烦,怎么样,哈哈哈……”

笑声嘎然而止,一声惨叫,南少的整个身体飞了出去,在光滑的地面滑出了三四米远才停了下来,所到之处,人群急忙躲避,不时的有人发出尖叫。

洛天出手了,一脚踢了过去,这一脚看起来很随意,不过力道却是很大,不要说像南少这种被酒色掏空了的公子哥,就是那些壮汉也受不了。

侮辱自己可以,但侮辱荣姐,不行!

“咳,咳,我操你大爷,敢打我!你们两个混蛋在看戏呢?给我上,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咳咳!”

南少被洛天一脚踹的差点背过气去,只感觉肚子像是刀绞的一样痛,身体躬成了大虾状,勉强爬起来,一扭头,看到自己带来的两个名镖,正傻愣愣的望着自己,不由的怒叫道。

其实这两个保镖是在楼下喝茶,听到动静才赶了过来,正好看到他们的少主子在地上滑行到他们脚下,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情况,就遭来一顿恶骂,心里也是憋屈的狠,不过雇主的话,不能不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于是两人齐齐对着洛天扑了过去。

“啪,啪。”

两个响亮的巴掌,传了出来,在走廊里回荡,南少脸上那毒辣的狠笑还没有消失,还等着看洛天被打残呢,却是看到自己的两个保镖向着自己飞了过来,直接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压的他直翻白眼。

洛天扬着巴掌,很风骚的走了过来:“怎么?还打不打?不打就滚,下次再敢来闹事,打断你们的腿!”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南少被两个保镖搀扶着,骂了一声,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没有想像中的鲜花和掌声,洛天摸了摸鼻子,本来还想做一个向大家挥手致意的动作,看到众人的目光中既有敬佩又有同情的眼神,洛天似乎明白了什么,因为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好了,都散去吧,回去做事!”容姐发话了,众人看也没有热闹看,也就散去了。

转过身来,有些忧郁的眼神望向洛天:“你小子,太冲动了……”

“对不起,容姐,给你惹麻烦了,我……”洛天有些不好意思,只不过没有说完,就被容姐摆手制止了,“不,打的好,这样的人该打,有些人不打是不行的,只不过这个南少的背景不一般,看来这次的梁子是结下了”容姐苦笑。

“放心,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谁也不行!”洛天握了握拳头,狠声说道。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其实你本可以不出头的”容姐一双美目望着洛天,心里一暖,好久了,没有一个男人如此善待过自己。

“嘿,没有啊,只是看不贯那个混蛋而已”洛天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满不在乎,这可是自己生死兄弟的唯一的亲人了,即使豁出命来,他也会保护她,放在以前,他杀人的心都有。

“唉!”容姐走上前来,温柔的帮洛天整了整衣领,这个年轻人原来不像自己想像中那么不堪,富有正义感,比现今那些男人强多了,不畏强势,敢于为自己这样一个“风尘”女人出头,怎不让她心暖。

“时间也不早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容姐看了一眼那皓腕上的江诗丹顿,轻声说道。

“哦,这个……不用了容姐,我有车,嘿”洛天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二手电动车钥匙在容姐的面前晃了晃,笑道。

容姐微微一笑,有些风情的白了他一眼:“好了,走吧”说完就带头向楼下走去,曼妙的身姿轻轻的在身边擦过,味道很好闻,不知道是什么香水,洛天吸了吸鼻子嘴一咧也没有再推辞,跟了出去。

出了门后,洛天一看差点气歪了鼻子,自己从旧货市场淘来的二手电动车被人踹翻了,车把也拧把了,电瓶都歪斜着从座下掉落出来。

“王八蛋,一定是南少干的”洛天忿忿不平,他很奇怪,对方怎么知道这是自己的豪车,其实南少根本不知道,再说知道他也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一个电动车还是二手的,他赖的理,不过却是南少的手下干的,当然南少的手下也不知道是洛天的,只是两个跟着他们的南少,一个保镖看着碍事,顺手踢了一脚,撒气用的,倒是撒对了地方。

“好了,上车吧,明天再说。”

这时一辆华晨宝马缓缓的滑了过来,降下车窗露出容姐那漂亮的脸蛋,看了一眼洛天那报废的二手电动车淡淡的摇摇头,然后招呼道。

洛天不舍的把电动车扶了起来放到一边,钻进了容姐的车子,还别说,好车就是好车,比自己的电动车舒服多了,洛天嘿嘿一笑。

容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很优雅的发动了车子。

“去哪里?”

“大富豪小区”洛天回答道。

“是么,可以啊,那里的房子不便宜啊”容姐一愣,上下打量了一洛天,这小子衣着不怎么样,还骑着二手电动车,想不到住的地方还不错。

“嘿,地下室,二百块一个月”洛天不好意思的笑道,感觉很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价和身边的这个女人没法比的,光这辆车少说也得六七十万,嗯,比自己的车强多了。

“哦,其实人住哪里都无所谓的,只要有上进心,肯吃苦,一切都会改善的”容姐有点宽慰的意思。

“是啊,一切都会好起来,只不过,好好活着才是最真实的”洛天眼神中有些落寞。

“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开着车,容姐眼睛看着前方,微笑道:“我悦人无数,你这个家伙应该不是在工地打工的……”

“哦,那容姐说我是做什么的?”洛天笑眯眯的说道,混夜场的女人就是见过世面,竟然能发现自己不是混工地的。

“呵,这个说不好,人生百态,各行各业的都有,等你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是么?”容姐回过头来冲洛天一笑,温柔的一笑,然后随手拿出一盒女式烟,伸出兰花指,优雅的抽出一点,洛天忙拿出一块钱的塑料打火机帮她点上。

“容姐,其实……”

容姐摆摆手,制止了洛天,“不要勉强,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容姐吐了一个烟圈,没有看洛天:“不过今天的事真的谢谢你”。

“嗯,没事,应该的,你是一个好女人,我应该帮你”看容姐没有追问自己的事,洛天也松了一口气,他不想骗这个女人,难道自己现在就告诉她,她唯一的弟弟已经死了?自己是来照顾她的?洛天现在真的开不了口。

“好女人?呵,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夸我呢,在你们的男人眼里,混这种场合的女人有好女人么?”容姐有点自嘲的笑道。

“有,我认定的女人就是好女人,嘿,金子就是金子,埋在粪坑里一样是金子”洛天嘿嘿一笑。

“你个小混蛋找打是不是!”容姐本来听到洛天前半句话还像人话,甚至让她有点脸红,不过听到后面那比喻,不由的气乐了。

洛天笑了笑,容荣姐不疼不痒的打了一拳,软绵绵的一点也不疼,甚至还带着香气,不由的看了一眼那交替踩着刹车离合的修长的美腿,旗袍开衩处白晰的大腿让他有点眩晕。

“这么好的女人混在这种场合,真是……”洛天有点可惜。

要说女人的直觉真是敏锐,容姐很快就注意到洛天的眼神,其实也不是容姐敏锐,只不过人家洛天根本没有偷偷的看,而是光明正大的欣赏,腰都躬了起来,就差流口水了,这品相谁看不出来啊。

瞪了他一眼,容姐轻轻的收了一个旗袍,顿时春色不见,嗯,不对,是若隐若现,毕竟容姐在开车,那样坐着,想完全掩盖不可能的,除非把那个衩缝起来。

“洛天,这次送你回去,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那就是那个南少的事,他原名叫南春华,是本市南天集团董事长南火龙的独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南火龙衣冠禽兽,没有少糟蹋本集团那些极漂亮的女下属,而南火龙更不是东西,这个混蛋不但好酒,好色,而且还有那种变态嗜好……”容姐气愤的说道。

“嗯,这个可以看的出来”想到夜总会那个女孩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洛天微微点头:“放心吧容姐,有我在,不会让他们找你的麻烦的,不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吗?没有什么好怕的……”

容姐苦笑,看了洛天一眼:“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倒不用担心了,三哥就可以摆平,只不过这个南火龙和公安方面有所勾结,据说公安局副局长是他的铁哥们,道上混的,最不愿意的就是和政府打交道……”

洛天听了点点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漂亮的女人,谁说胸大无脑,这个女人不但漂亮,胸大,而且对于事情的分析能力让洛天都有些佩服,不愧是夜总会的大姐大,看问题就是深入。

“容姐,谢谢你,我会注意的,你也要小心!”洛天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说道。

“呵,该说谢谢的是我,你是在帮我才得罪了那个南少的,对了,住哪里?”此时车子已经进了大富豪小区,前面有两个路口,所以荣姐问道。

“嗯,直走,往左拐,再往右,那里有专门的入口”洛天指点着,容姐开车缓缓的拐了进去。

大富豪小区很安静,路两边停了不少车辆,偶尔还有少妇在溜狗,一派安宁,容姐的车停在了高楼下面一个配电室模样的小房子前,这里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地下室外面口门口处,几个乘凉的年轻人,应该是外来打工的,好奇的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容姐还有洛天,他们不明白,这两人开着这么好的车竟然还住地下室。

“容姐,回去吧,天晚了”洛天看了一眼地下室的入口,笑道。

“怎么?到家了,也不请我进去坐坐?”容姐美目流转,夜色下一双眼睛明亮无比,似笑非笑的望着洛天,火辣的身材,诱人的曲线,还有那散发出来的醉人气息,让洛天只感觉口干燥,“莫非她想来个地下情?”洛天想的很无耻,不过表面上笑的很阳光。

“哈,小地方,太寒酸,就怕……好吧,请!”洛天有些“不好意思”拒绝,最后硬着头皮说道,然后前面开路。

这个地下室是全地下室,还不是半下室,进去后,手机信号都没有,联通的还行,移动的是彻底趴窝,因为在东昌市的一些地下室安装的都是联通的信号装置。

楼道很窄,很陡,直通地下,虽然里面有灯,很明,发着白亮的光,不过容姐总感觉很阴森,似乎是来到了地底下,永远不见天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点发怵。

“容姐,小心点,太陡了”洛天小心的扶着荣姐下了足足二十层的楼梯,才来到了平地处,荣姐轻松了一口气。

“想不到你住的条件这么简陋,楼梯太陡了,上了点年纪的人还真不敢下”荣姐轻轻的拍了拍胸口,有点后怕的说道。

“是啊,嘿,不过习惯了就好了”洛天不舍的松开荣姐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咧嘴一笑:“不过地下室也有地下室的好处,这里共用厕所,共用洗漱间,特别是夏天,一些女孩穿着睡衣,睡裙的走来走去,还能看到不少的风景,哈哈。”

洛天笑的肆无忌惮,容姐听了直白眼,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混子,说话一点也不虚伪。

这时,拐处的走廊里走过来一个女孩,穿着薄薄的睡衣,手里拿着牙具,似乎是刚洗漱回来,老远就听到了洛天的笑声,走到跟前,瞪了洛天一眼:“流氓!”

“嗯?”洛天一呆,她是在骂我么?貌似没有得罪她嘛,流氓?切,想流也不流你这样的,身边的这个比你强十倍啊。

“容姐,这边!”洛天很大度,没有和那个女孩一般风识,冲容姐一笑,带着她在弯弯曲曲的地下走廊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目的地,洛天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门只开了一半,开不了了,因为里面有床挡着呢。

“容姐,进来吧,不要客气!”洛天首先进去,坐在床上,笑眯眯眯的说道,怎么有种大灰狼勾引小白兔的感觉。

“哦”容姐略一犹豫,从门口处挤了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洛天的那张小床上。

不是洛天有什么不良想法,也不是容姐随意,只不过洛天租的这个地下室太小了,估计不到七平方米,里面一张床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床头一个小柜子,放着一个老式的淘汰下来的大块头电视,17英寸的大彩电,床的另一边放着一个长条形的桌子,有一尺多宽,上面放着方便面,速食品袋什么的,乱七八槽的。

所以没有座位,有座位也放不下,没办法,洛天只得硬着头皮在床上招待荣姐,荣姐也无耐,硬着头皮坐在床上。

“想不到你住的地方这么简单!”容姐打量了一下这里,小房间沉闷,压抑,比起自己的小别墅差的太多了,对于衣食无忧的她来说,这种地方简直不是人住的,她从来没有想到还有人住在这种地方。

“呵呵,没有什么,只是一个简单的安身之地而已”洛天满不在乎的说道,心里却是郁闷不已,其他洛天有钱,而且钱很多,具体的数目他自己都不清楚,反正买十几个南天集团应该不成问题,只不过那个账号被冻结,还有一个私人账号,不过并不在自己的手里,在朱雀手里,朱雀外号,是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也是掌握财务的女人,只不过当时走散了,联系不到此女。

“明天去上班,我先把这个月的工资给你结了。”容姐想了一下说道。

“是么,那敢情好,这样,我可以换一个稍大一点的地下室”洛天笑道。

“出息!”容姐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这样吧,我那套别墅平时也没人住,你明天搬过去吧。”

“这样不太好吧,算了,容姐,我一个人住习惯了,在这里挺好的”洛天一怔,不过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他是要保护这个女人,但是并不想走进这个女人的生活。

容姐轻轻的叹息一声,看了一眼洛天,“我知道,也许你从心里根本就看不起我这种女人,感觉我挣的钱脏?”

“不,容姐,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麻烦而已”洛天知道这个女人误会了自己,急忙解释道。

“其实,我……”容姐想说什么,这时,隔壁却是响起了很不和谐的声音。

一个女人半推半就,紧接着愉悦的声音传来,听到容姐的耳朵里,不由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当然清楚那是什么声音,洛天更是知道,这几天他常听,都习惯了。

“这里不隔音,全是用锯末三合板隔开的,一敲当当响,稍用力,就能敲个洞,每天都叫,烦死了。”洛天“气愤”的说道,偷偷的瞅了一眼昨天在木板上挖的那个隐藏的小洞。

“嗯”容姐声音很低,轻轻的点点头,那种声音叫的她心烦意乱,怎么感觉有种地下沉沦的意思。

“来,容姐,我给你倒水”避免尴尬,洛天拿起昨天从房东大妈那里弄来的一个破水壶想倒杯水,可是一晃,里面是空的,才想起来昨晚自己泡面把里面的水用完了。

“等一下,我打水去”洛天笑道。

“不,不用了,我不渴,坐一会就走了”容姐阻止了洛天。

地方太窄了,洛天坐在床里面,想出去,必须从自己两条大腿上跨过去。

“哦……”

隔壁声音再次传来。

“又完了?嘿,真快。”洛天心里不由的暗笑,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床上这个漂亮女人一眼,突然身体里升起一股燥热,突然自己也感觉口渴了。

“啪”容姐从自己带来的坤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扔在了小桌子上,“我走了,明天按时上班,再把车还我”说完,拉开门,挤了出去。

“容姐,我送你。”

“不用了”容姐跑了出去。

“没有必要跑这么快吧,我又不会吃人!”洛天咧嘴一笑,回过身来这才看清小桌上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把车钥匙。

直到跑出地下室,容姐脸上的红晕才退了下来,“这个混蛋,难怪不想搬家,原来每天晚上还有这个课目?”嗔恼的出了小区,抬手招了一出租车钻了进去。

洛天颇为感动,把玩着手里的钥匙,然后从床底下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身材挺拔,很是威武,单手斜拿着一把冲锋,脚蹬军靴,脸上还涂着油彩,正冲自己咧嘴直笑。

“青龙,看到没有,这是你姐给我的车钥匙,嘿,虽然我不知道她过去什么样,不过通过最近的接触,我发现她是一个好女人,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她的,除非我死,不然,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他一根寒毛!”

洛天眼中的笑意不见,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充满了杀气,眼神凌厉无比,和平时的模样判若两人,伸出粗燥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那个年轻人的脸,喃喃的自言自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新帖子

Copyright © 2011-2015 赣州新秀网www.gan079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5010313号-3      赣公网安备:360733020001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